民进中央

上海民进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员会

首页 履行职能 提案选登 正文

关于打造充满活力的超大城市美丽乡村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2-01-14

2019年起,上海市先后推出了四批乡村振兴示范村项目,这是国家美丽乡村建设宏图的构成之一。2021年,本课题组在崇明区新安村、虹桥村、富安村、园艺村,金山区朱泾镇待泾村、新泾村,青浦区赵巷镇中步村等示范村进行了系统调研,看到了一些比较成功的实践,但整体发展中的问题依然存在。本市乡村地区的振兴工作活力不佳,在人才匮乏、集体经济乏力、运营缺失等领域尤为突出。因此,有效激发乡村地区的自主发展活力是推动乡村振兴的关键所在。

一、问题分析

汇总调研对象的基本状况,发现问题表现在三个领域。

1.乡村组织活力不足,乡村人才匮乏。乡村组织空心化、乡村居民老龄化,基础劳动力流失是本市乡村的普遍现象,乡村基层组织建设因此存在人才匮乏的困境。近年来虽然通过驻村指导员方式推行基本政务,但没有形成根本性变化。目前,村委会一类基层组织,只能提供最基本的“兜底型”的日常服务。基层工作者普遍缺少发展视野以及相关知识储备,基层组织无暇思考乡村长远发展事宜。

2.村级集体经济乏力,缺少资源运营意识。调研范围内的各个乡村集体经济普遍薄弱,产业水平较低。崇明区某镇集体经济占比42%,所谓第三产业的80%是土地与房屋出租,成为“瓦片经济”。产业形态落后导致集体经济非常薄弱,少有集体股份分红。面对现有的土地、建筑资源,基层组织经济运营的意愿和工作思路缺失。

3.基层事务基本由政府包揽,村民参与度偏低。目前乡村事务基本由地方政府包揽办理,乡村居民集体失语,只是漠然旁观。村庄规划、建设和发展等信息仅政府部门内部知晓,一些乡村基层干部也不了解。村民没有参与度,也谈不上获得感。此现状有农民的原因,更有政府责任。地方政府习惯地介入所有基层事务,覆盖基础建设、公共服务事务全领域,使“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沦为空谈。

二、对策建议

1.激发乡村组织活力,以乡村现有资源的市场化运营为基本驱动力,探索第三方主体与乡村居民共生互融的在地化发展

根据基于沪郊乡村的实际状况,发展集体经济是乡村振兴的主要出路。地方政府必须转变观念,改变大包大揽的行为方式。乡村基层干部需要系统培训,学习市场化运营等基础知识,探索盘活现有各种资源发展地方经济的路径。在引进职业经理人或团队的基础上,系统培训本地青年管理者,逐步形成基本的乡村事务自治机制。崇明区三星镇新安村于2018年成立了的上海玉海棠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民营企业与村级组织合作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通过政府引导,在人才引进、产业扶持、政策扶持等方面走出新路,为乡村发展注入动力,值得观察和借鉴。

2.不断丰富业态,科学理性构建乡村产业集群

目前乡村振兴规划大多关注闲置民宅资源的旅游民宿类开发。各地引进社会资本,开发服务旅游的乡村民宿群属于常见模式,是否能在沪郊形成效益,需要与旅游企业先行详尽的市场调查,所有乡村振兴走同一条路的惰性思维必须消除。

绿色经济发展必须兼顾农村地区三类产业的协调发展。农业生产需要恢复江南地区精耕细作的历史传统,寻求农业科研机构合作,重启地方特色有机农产品生产,掌控细分市场份额的先机。同样,沪郊当地传统手工业制品的开发,不仅要挖掘传统特色,还要做好市场调研,为此需要关注风投资金的动向,把握市场契机,地方政府需要对此给予重点关注。

沪郊“农家乐”层面的经济活动起步已晚,简单模仿前景有限。必须清醒认识本地山水环境的有限,高端服务项目的投入制约等客观现实,拒绝跟风追热。上海市作为全国高端人才重要聚集地的态势越来越清晰,当代社会“中产阶层”的休闲活动项目和他们的消费能力等,应该作为沪郊农村“第三产业”发展的基础,为此要深入调研,及早布局。

3.探索与规划银发市场在乡村经济振兴中的可能

当代中国老龄化社会快速来临,沪郊农村的自然环境适合发展“康养”服务。本市80岁以下退休人员群体,对于童年开放性聚居生活有着特殊的怀念,农村现有闲置房屋经过适当改建,就能实现他们心目中的“抱团养老”理想。

要让“银发经济”成为乡村振兴的途径之一。如金山朱泾通过康养社区项目,农民们“出租房屋得租金,培训上岗得薪金,合作分红得股金,出售产品拿现金。”该村的“享莱乐康养模式”值得其他乡村地区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