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中央

上海民进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员会

首页 新闻宣传 民进中央 正文

共创出版传媒高质量发展的大时代——2021开明出版传媒论坛暨第八届上海民进出版传媒论坛综述


发布时间:2021-12-13

作为唯一以出版传媒为主要界别的民主党派,时代赋予了民进助推出版传媒业向纵深优质高效发展,实现繁荣兴盛的崇高使命。

日前,由民进中央主办的2021开明出版传媒论坛暨第八届上海民进出版传媒论坛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在北京、上海两个会场举行。论坛以“新发展阶段出版传媒业的时代机遇与责任担当”为主题,聚焦出版传媒行业的时代使命、从业人员的责任担当、行业发展的瓶颈困惑,为新时代出版传媒业的高质量发展集智聚力。

“瞻前顾后” 顺势而为

欲精准研判当前出版传媒业面临的新特征,就有必要对其之前的发展之路做细致的梳理,“顾后必先瞻前”是很多与会专家的共识。

有媒体曾将21世纪以来的中国出版划分为三个时代:畅销书时代、主题出版时代和“互联网+”新出版时代。在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岩看来,如果说畅销书时代是大市场容量下图书的批量生产,那么主题出版时代就是经过时代淘洗,满足读者需求的主题精品阅读。“而‘互联网+’新出版时代,则依托新的互联网技术,不断突破传统出版的边界,持续影响出版业务流程的变革。更加个性化、精准化、定制化的生产与营销,将成为主流。”

浙江摄影出版社、浙江画报社社长郑重更愿意将2010年后称之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这个时代,手机打破了媒体的边界,也打破了阅读的场景,出版业的作者群体再也不只是传统的作家,而有了更多的大V、播客、网红、达人,这个战胜了‘十个指头’的时代,给出版传媒业带来了根本性的变化。”

他将此时的出版业比作万金油,认为出版可以有多种形态,内容可以进行多次创意,投入可以有多次产出。“出版+移动阅读”“出版+知识付费”“出版+儿童培训”“出版+动漫+游戏”……以出版为基因,“+”的后面可以出现无穷业态。“将文化和商业互动,打造企业常新的品牌,这是新时代给予出版传媒业的巨大机遇。”郑重说。

“新时代、新文创业态下,出版行业应坚持向难而生,坚持做困难而正确的事情;向新而生,把持续地创新作为自己的核心发展动力;向阳而生,推出更多启迪思想、温润心灵、群众欢迎的精品著作。”阅文集团公共事务副总裁王晨表示。

内容为王是不变的法则

文化的自信要通过人类智力成果的广泛传播来实现,而出版的核心内涵,便是以版权的形式承接人类庞大知识成果的有效传播,让人民、民族获得更大的文化收益。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凡是有良心的成熟的出版,必须以智力成果的有效传承与创造性转化为己任,记录和传播先进思想和理念,履行出版人独有的使命担当。”李岩表示。

他提出,未来,传播核心价值体系的现代阐述,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的发展道路和旺盛生命力,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宏大叙事都应成为出版传媒业的时代大课题。

郑重也认为,新发展阶段,出版传媒业的核心竞争力便是文化的竞争,是思维方式、情感能力、行为能力的较量,是价值观的竞争。“肯德基为什么能够成为百年老店?本质不在餐饮,而是他的亲子文化。在新阅读时代建立品牌,树立价值观,出版业重任在肩,也大有可为。”

华楠是读客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作为一家企业的带头人,他深知经济效益对一家企业的重要性,但作为图书这一精神产品的生产者,他更遵从社会效益优先原则。

这一原则也让读客在出版选题的选择上有非常清晰的指引,那就是只出版能够让读者在某方面实现个人成长的书目。

“作为这个时代的出版人,我们有足够的信心作出全世界最好的作品,挖掘出全世界做好的作家。只要坚持内容为王,一定能够作出非常好的出版物。”华楠表示。

“的确,深耕内容沃土,才能让好出版源源不断。通过作品培育和作家引导这两个关键环节,持续培育优质内容,才能更好地肩负起弘扬主流价值、传播中华文化的时代使命。”王晨说。

用网络文学讲好中国故事

网络文学虽然处于主流出版机制之外,但近年来却实现了高速度的“野蛮”生长,并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生产机制。本次论坛上,多位专家聚焦网络文学出版的高质量发展。

民进中央出版和传媒委员会委员,金影科技、诸神联盟影业创始人、董事长侯小强已经从事网络文学出版十余年。他告诉大家,现在的中国网络文学,每年向海外输出的作品已经超过一万部,实体书授权超过4000部,线上翻译作品超过3000部,中国网文在一些海外阅读平台的总用户数已经超过1亿。

“中国网络文学在世界的崛起才刚刚开始。”侯小强说。

王晨也跟大家分享了一组数据:截至2020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为4.6亿,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超过2590万部,不少网文通过IP全版全运营,直接或间接影响了动漫、影视、游戏、衍生品等下游约2530亿元的市场,并漂洋过海,成为中国出海的新名片。

“网络文学集中体现了互联网时代媒介的特点,是最有网感、最能引起世界审美和情感共通的文学形式。”北京市文联评协副主席、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文学讲习所副所长邵燕君说。

在侯小强看来,可以以网络文学为载体讲好有世界影响力的故事。

“首先要注重翻译的作用。作家写得再好,翻译不好也没有价值,要注重培养有西方阅历又有东方背景的人,让他们用全世界都听得懂又愿意听的叙述方式讲中国故事。其次要加强对网络文学的主流化引导,让其生长不再‘野蛮’。”

王晨表示,网络出版是与年轻的互联网原生民、原住民共同成长起来的新兴出版业态,具有鲜明的人民性,也具有突出的现实性和显著的民族性,融合了中国的发展脉络,沉淀着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表现出鲜明的中国立场和审美风范。

“当前,网络出版已进入发展的关键阶段,完善产业生态,加速海外布局将是提质增效的一把钥匙。要以更宽广的胸怀、更高远的志向、更主动的姿态,不断推动网络出版高质量发展,让中国好故事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王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