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08日 星期二

民进中央

上海民进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员会

首页 履行职能 建言献策 正文

吴焕淦委员:关于提升农村发展内生动力,促进农村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0-07-29

  背景情况

  内生动力是可持续发展理论中农村发展的动力之一。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进博会期间考察上海农村时强调,农村发展关键在于内生动力。只有内生动力,才能真正找到农村特色的发展道路,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在美丽乡村建设和长效管理中,江浙沪地区以自然资源、生态环境及其承载的历史文化、生活方式等的深度融合为核心资源优势,形成了“村村美如画,个个画不同”的农村发展景象。

  以上海为例,近年来,在高度发达的超大城市中心城区的辐射影响下,上海郊区农村发展的外源动力较强,体现在中心城区高度密集的经济活动的外溢、强大的公共财政投入能力和反哺能力等方面。但是,外源动力的影响具有距离衰减性,更多体现在近郊地区,在远郊地区不显著。而且,对外源动力的依赖还掩盖了内生动力不足问题的严重性。因此,新农村建设在资源禀赋、人力资本以及制度创新和改革等内生动力方面存在不足,急待提升以促进农村可持续发展。

  问题及分析

  1.资源整合不足,限制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资源禀赋是内生动力的重要来源。在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过程中,农村农业的范围不断缩小,景观环境和生态服务能力退化严重,农村本地传统文化的挖掘、培育和保护不足。进而导致江南水乡的自然资源、景观怡值和文化资源的整合效果不显著,使郊区农村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和市场吸引力。

  2.村民对村集体的认同感不足,积极性不高

  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守望相助的传统社区机制趋于瓦解,村民对村集体的认同感逐渐丧失,在农村转型发展过程中“等(征地)、靠(补贴)、要(补偿)”的倾向明显。在近郊农村,长期以来外来人口的高度聚集滋生了规模庞大的灰色经济,相当部分农民沦为依靠房租、分红的食利群体,甚至缺乏就业意愿。

  3.制度创新和改革较为滞后

  改革创新是农村发展的第一动力。在关于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发展的政策文件分析中发现,制度创新和改革则滞后,更加强调规制和控制,缺乏激励性制度,并在集体建设用地活化利用等关键领域缺乏创新。因此对农村转型发展反而体现为约束作用,对新产业、新业态的扶持作用有限。

  建议

  1.美丽乡村长效治理与全面振兴必须综合考虑,系统推进

  农村的有效治理是全面振兴的基础,而将治理后产生的环境、景观、历史文化价值转化为经济收益,则是农村长效治理的关键动力。一要抓规划定位,充分发挥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二抓资源培育、主体激励和制度创新,培育转型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环境、景观资源与历史、文化、生产生活方式等的深度融合,打造农村资源优势。三要深入挖掘每个村落的历史人文资源和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并根据发展需要进行培育、改良和提升。最终推动自然、景观、历史、生活方式等多重资源的深入融合,使村村有不同、户户有特色,打造本地资源核心竞争力和吸引力。

  2.政府与多元主体合作共建

  政府主导但不能包揽,必须还权赋能,使广大村民、村集体和社会资本能够参与其中并发挥各自的作用,形成有效的集体行动机制。通过还权赋能和公共财政投入激励,激发村集体和村民的积极性。村民和村集体是农村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关键主体。需要保障村民和村集体在农村发展和振兴过程中的话语权,在发展规划、政策实施和长效管理等环节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而政府的公共财政投入应当率先用于那些具有强烈的发展意愿、服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置的整体规划的村落。

  3.深入机制体制创新

  在土地利用、财政投入、监督考核等方面,因地制宜,引导与规制相结合,充分调动基层政府、村集体和村民、广大社会资本的积极性。聚焦农村转型发展的关键领域,在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宅基地和建设用地利用、新服务经济扶持和规制等方面敢于创新、先行先试,释放发展潜能和空间。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对人才的城乡自由流动造成的束缚,积极响应年轻群体在农村农业的发展诉求,不断创造和扩大其发展空间,完善基础设施和社会公共服务的跨城乡保障机制,使农村农业真正成为城市有志青年、返乡年轻人实现梦想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