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08日 星期二

民进中央

上海民进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员会

首页 履行职能 建言献策 正文

胡卫委员:关于关注超常儿童培养,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的提案


发布时间:2020-07-29

  摘要:当前国家的竞争,毫无疑问是科技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新一轮科技革命正以量子技术为制高点,在人工智能、生物科学、地球空间科学等领域多点开花、集群突破。各主要大国都把科技作为本轮战略博弈的核心,以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为竞技场,政府强力推动,科技巨头领军,全球科技竞争堪称残酷,激烈程度前所未有。这场角逐的关键人物,有大量曾经的“天才少年”,或者是“奇才”“怪才”。按照我国现有的中考高考制度,很难让这批特殊人才脱颖而出。所以,当前关于“特殊儿童”的教育,作为其中的一端,应关注“超常儿童”教育。

  从长远来看,如果不重视“超常”教育,国家培养不出大批拔尖创新人才,我国科技一直就处于落后状态,受制于西方发达国家。只有办好“超常”教育,培养出大批杰出人才,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才能使我国真正稳定、繁荣,长治久安。

  “超常”儿童,往往在某一方面有强烈兴趣,出类拔萃,对这些特殊人才必须用特殊的方式加以培养。如果完全按分数录取,必将把许多有望成才的“超常”儿童、英才青少年被剥夺获得合适教育的机会,必将引导所有的学生放弃自己的特殊爱好和专特长,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损失,而是社会和国家的损失。

  建议:

  1.创建专门培育“超常”儿童的“特色学校”等。这类学校应以民办、私立学校为主,因为公办学校是由纳税人的资金举办的,不宜只面向少数学生。建议把现有的质量较好的民办小学和民办中学改为以培育“超常”学生为主的学校。每年招生人数占该地区生源的3-5%。进入英才学校的“超常”学生不参加“统一考试”,不参加“摇号”,而是通过选拔入学。制定相关机制,以确保真正的“超常”儿童能进入到这类学校和班级学习。

  2.政府主管部门要把“超常”教育作为份内工作、重要工作。要像抓义务教育、抓“双一流”那样高度重视。尽管对高校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比较重视,可是许多本可以成为拔尖人才的“超常”儿童少年,由于没有“超常”教育早被流失了。

  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的庄严承诺,中国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要“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在过去几年中,我国致力于提升学习障碍儿童的特殊教育水平,尽力缩小与普通教育之间的差距,并取得了进步。但实际上,在特殊儿童中障碍性的另一端,那些高天赋的英才儿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超常儿童”“资质优异儿童”,也应是特殊教育的对象。

  为什么要在现在提出这样的观点?因为当前国家的竞争,毫无疑问是科技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新一轮科技革命正以量子技术为制高点,在人工智能、生物科学、地球空间科学等领域多点开花、集群突破。各主要大国都把科技作为本轮战略博弈的核心,以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为竞技场,政府强力推动,科技巨头领军,全球科技竞争堪称残酷,激烈程度前所未有。这场角逐的关键人物,都在少数科技巨头中的科技天才当中。在华为、百度、阿里、腾讯、微软亚洲研究院等高科技人才密集机构,有大量曾经的“天才少年”,用个人的能力带来了整个行业的突破性进展。

  一、增强实施超常教育的责任感和紧迫感

  要认识到当今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表现在经济、国防、科技、文化等全方位的竞争,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尤其在核心科技领域差距更大,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拔尖创新人才,因此要有紧迫感和危机感。我国要在未来四五十年赶上并超过发达国家,就必须从学前教育、小学教育抓起,着力实施超常教育,让尖子人才脱颖而出。

  二、转变对教育公平的理解

  从长远来看,如果不重视“超常”教育,国家培养不出大批拔尖创新人才,我国科技一直处于落后状态,受制于西方发达国家。对于“超常”儿童,往往在某一方面有强烈兴趣,出类拔萃,对这些特殊人才必须用特殊的方式加以培养。因此,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应留出一定的名额,破格招收那些有专特长的“超长”学生。如果完全按分数录取,必将把许多有望成才的“超常”儿童、英才青少年被剥夺获得合适教育的机会,必将引导所有的学生放弃自己的特殊爱好和专特长,去应付升学考试,追求分数。

  三、制定“超常”儿童的选拔标准和操作规则

  建议创建专门培育“超常”儿童的“特色学校”等。这类学校除极个别由政府举办外,应以民办、私立学校为主,因为公办学校是由纳税人的资金举办,不宜只面向少数学生。建议把现有质量较好的民办小学和民办中学改为以培育“超常”学生为主的学校。每年招生人数占该地区生源的3-5%。进入英才学校的“超常”学生不参加“统一考试”,不参加“摇号”,而是通过选拔入学。为了确保“超常”教育在招生、教学、管理、质量保障等方面能够正常运行,制定筛选制度、淘汰制度、退出机制,以确保真正的、有发展前途的“超常”儿童能进入到这类学校和班级学习和升造。

  四、建立“超常”教育的管理机构

  一是在政府层面,政府主管部门要把“超常”教育作为份内工作、重要工作。要像抓义务教育、抓“双一流”那样高度重视,并拨付财政经费予以扶持。

  二是在学校层面,经教育主管部门审核、批准,建立一批专门招收“超常”学生的英才学校。这些学校拥有充分的招生自主权。各幼儿园和小学,都要善于发现“超常”儿童,建立学生学习档案,及时选拔推荐他们到适合的学校和环境学习和升造。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要加快建成适合每个人的教育,努力使不同性格禀赋、不同兴趣特长、不同素质潜力的学生都能接受符合自己成长需要的教育。开展“超常”教育,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每个人的教育”。智力“超常”儿童、能力“超强”儿童是客观存在的。如果能及时把他们选拔出来进行早期培养、及时培养,必将有助于他们茁壮成长。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上海中华职教社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