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中央

上海民进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员会

首页 会员风采 会员文苑 正文

枣花香


发布时间:2021-04-13

走进教室,我抬头望了一眼斑驳的黑板,赫然书写着“离中考还剩9天”这几个大字。学生们正在低头做着复习卷,我却来到了那张空桌椅边,小声喃喃道:“伊丽米努尔已经10天没来上课了......”下课后,我悻悻然收了卷子回到了办公室,心中仍然想着这个不起眼,但是入疆后让我印象最深的孩子。她的眼睛不是班中最大的一个,却是深邃有神透着灵气;她的肤色不是班中最白净的一个,却是浅浅的麦色显得十分健康,最最重要的她是第一个来问我题目的孩子,当她来到我的身边时,我总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那不知名的花香不如茉莉醇甜,不似玫瑰香烈,然而却弥漫着春天田野里郁郁葱葱的青草味,每次看见她解出题目后露出欣喜的笑容时,我竟然仿佛能触感到那依稀的花香。

“老师,老师......”有人在我身后轻声道,同时我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我头也没回生气的说:“伊丽米努尔,你看中考还有几天呀!你怎么不来上课呢?”我自顾自的在电脑前做着考前的复习课件,并不想多理她。

“老师,请原谅我,是我不好......”她的声音真的很轻,轻轻的把一束“花”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我这才抬眼看了看她,看了看那束所谓的花。

“怎么会这么香,这是花吗?这是树枝吧。”我好奇的端详着问道。

“老师,这是枣花,你看。”伊丽米努尔拿起树枝,拨开树叶,指着叶片下那些微不足道的绿色小花给我看。

“真的是花呀,这就是枣树开的花吗?太小了,而且还是绿色的,太不容易发现了,不过味道倒是挺好闻的。”话锋一转,我又厉声道:“可是你还是犯了很大的错误,考试即将临近,你怎么可以不来上课,仅仅就为了这些稀疏平常枣花吗?”我正准备继续数落下去,忽然发现她的眼眶红了,大颗大颗的泪水滴在了枣花上,就仿似枣花也哭了一般。

“老师,不是我偷懒不想来学校,而是家里的枣树再不浇水的话,就开不了花了,开不了花,到了夏天就结不了枣子了。”伊丽米努尔接着说道:“从春天到现在已经三个月没有下过雨,连田边的水渠都干了,我们家离最近的河有十多公里远,这些日子我和弟弟推着小车去接水,每天都要跑好几回呢,老师你看,终于开花了,开花的枣树就有救了。”她又一次捧上枝条让我看那些绿色的小花。

“我相信你是为了去接水而不来上课的,但是老师知道乡里家家户户都通水通电的,难道你家里没有自来水吗?再说你家大人呢?让你和你弟弟去那么远的地方接水,真是太不负责任了。”我用既关心又责备的眼神看着她。

此时她的头低得更低了,声音更轻了:“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爸爸妈妈了,他们犯了错误去接受教育了,家里只有我奶奶一个大人。”我用手抚去她的泪痕,仔细听着她说的每一个字。“家里是有自来水的,但是用它来浇田,我们家用不起,每方要一块多呢,所以我和弟弟商量天天去河边取水,这样可以省不少钱呀!”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这一朵朵小花的绽放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就像伊丽米努尔清秀的脸庞要露出可人舒心的笑容一样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老师,这是我这几天在家里做的复习卷。”她小心翼翼的从书包里捧出了一张又一张的卷子。

“非常好,你就坐在我旁边,我一边批一边帮你讲讲题吧。”

“好呀,好呀。”她欢欣鼓舞的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我的身边。

......

“这题做得很好,全对!”

......

“嗯--,这题还有些小问题,你看,应该这样......这样......”

她听得是如此专心仔细,我却分心了,我透过枝叶看见了那一朵朵的微小的枣花,那枣花竟然是这般的精细,五瓣心形的花瓣凑在一起,从花心中迁出淡黄色的花蕾,让我嗅到在此生最为香甜的味道。

(朱嘉宇,民进会员,上海市莘城学校年级组长,2018年9月起赴新疆喀什泽普四中进行为期一年半的援疆支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