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专题调研 >> 正文
关于推动医师多点执业的建议
2017年6月8日
    

  一、背景情况

  多点执业是指符合条件的执业医师经卫生行政部门注册后,可以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从事执业活动的行为,对平衡医疗资源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国家在推行医师多点执业政策方面可谓煞费苦心。2009年,原卫生部发布了《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多点执业”开始试点。2011年,原卫生部又颁布关于扩大医师多点执业试点范围的通知。2014年,国家卫计委联合国家发改委等4部门公布《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在政策层面上,已经从部分地区和城市的试点推向了全国。

  近几年来,各地政府纷纷出台鼓励多点执业的政策,例如深圳2013年出台的的“多点自由执业”及北京2014年起允许公立医院在职医生开办私人诊所,都是对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探索。这些本是为了调动医生积极性、让医生增加收入的改革举措却让很多医生“敬而远之”,实施效果不甚理想。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约有4.5万名医生注册了多点执业,而全国执业医师人数已经达到282万人,粗略统计,注册多点执业医师占比不足2%。上海在改革开放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面对城市发展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缺口,在医师多点执业方面是否也可以出台一些地方性政策,促进优质医疗资源流动、共享。

  二、问题及分析

  医师开展多点执业是个综合性问题,牵涉社保、劳动、教育、财政等部门,不可能一蹴而就。总体来说,当前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的推进,需认清一些现实问题。

  (一)医师的身份问题没有解决,准入制度不明朗,造成医师积极性不高。我国现行的执业医师法自1999年5月1日起施行,其第二章第十四条规定,“医师经注册后,可以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执业,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2014年,国家卫计委联合国家发改委等4部门公布《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根据上位法优先于下位法原则,在现行体制下,大多数医生是事业单位编制内身份,且医师执照只能在一家医疗机构内实现单点注册。这就给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造成阻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坦言,多点执业政策在落实中还存在“原单位不放人”等障碍。

  (二)医生精力有限及医疗风险不清晰。大部分三甲医院中的医生已经在超负荷工作,如多点执业,势必分散在第一执业点的精力,临床质量恐受影响。另外,紧张的医患关系也让医生不得不考虑出现医疗纠纷谁来解决。根据《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医生在受聘多点执业前,应与受聘单位就出现医疗风险时的责任分担等相关问题签订协议。然而,规定并没对医生如何承担责任、原执业单位是否牵连等问题有明确规定。

  (三)民营医院发展不甚理想,多点执业的外部环境不成熟。我国民营医院在近几年呈现飞速增长的态势。截至2015年底,全国民营医院已经发展到1.45万家。但是民营医院还处于发展初期,相对于公立医院在综合实力和运营环境方面都处于弱势。大多数民营医院都靠退休专家支撑,人才比较缺乏,对医师多点执业热情很高。但有时大牌医生去民营医院操刀了,手术设备、硬件设施和合作团队却跟不上,这也制约了多点执业的深入开展。

  (四)公立医院品牌远远大于医生的品牌,一些溢价的产生是来自于医院的品牌,而非医生本人。老百姓的观念是“我跟医院走”,而不是“我跟医生走”。曾有一位三甲医院医生在采访中表示,他的专家号在公立医院里被票贩子以3000元的价格倒卖有许多人愿意买,但当他到私立医院执业,将挂号定价为500元时没有那么多的病人。

  三、建议

  多点执业的根本为自由执业。目前,自由执业已经成为国际主流模式。虽然看来困难重重,但推广多点执业仍是未来大势所趋。这也是新一轮医改启动后大力提倡的政策,将促使医护人员在更大范围内实现流动,使百姓能够更加便捷、均衡地享受到优质医疗资源。

  (一)完善立法及相关的配套措施,加强政策的灵活性。重视医师的主体地位,还医生以自由执业权,并在医师的薪酬制度改革、执业环境优化等方面予以具体支持和落实,激发医生多点执业的热情。一是转变执业医师管理主体,成立一个第三方的行业协会来承担和处理医生的人事关系,改变医师依附医院的现状。二是探索多点执业医师的收益保障机制,提高医师诊金价格及分成比例,提高医师的积极性。三是真正做到“医药分开”,按区域设立公共药房,让老百姓凭处方去药房购买药品,医师在医院只收诊金。

  (二)构建医疗机构执业监管评估体系,推动医疗责任保险制度发展。一是以构建医疗机构执业行为监管平台为基础,通过制定科学的评估指标体系及相应的激励惩处机制,从而最大限度地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管。二是推动各大保险公司设立相关险种,通过购买以医疗机构或医生为被保险人的医疗责任保险的方式实现分担风险。这样既能发挥保险机构作为中立第三方的监督功能,为医疗纠纷的解决搭建一个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又能降低医生在执业过程中发生医疗纠纷和事故的风险。三是医疗机构建立专门的医疗风险管理部门,并配备专门的医疗风险管理员。医生面对医疗纠纷时,就可以求助于该部门及专业的医疗风险管理员帮助其处理和解决医疗纠纷,不需要面对患者及其家属,可以继续正常出诊。四是相关医疗机构可建立风险基金作为有益补充。

  (三)打造医师自身的品牌。医师的技术要领先、服务要到位始终是前提,但医师自身的品牌建设也十分重要。医师的品牌包含了医师的学术品牌、服务品牌、社会责任感以及需要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且需要团队来维护的。医师在未来格局里终将自由执业,只有树立好个人品牌才能更好地迎接此次变革。建立医师品牌需要经验的长期积累及口碑传播,是一种的慢速建立模式。对于一个技术领先、服务到位的医师,应该要加强宣传,既要通过传统的口碑或者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相传,还要利用自媒体平台等互联网手段传播到更多的老百姓中去。

  (四)探索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的合作。一是开展技术合作,促进人才有序流动,推进多点执业真正落地。依托知名公立医院强大的人才、技术和品牌优势打造医院网络。公立医院坚持保基本的职能,并整合公立医院的优秀技术资源向合作的民营医院进行技术输出和复制,协助民营医院发展特需医疗服务;二是协助民营医院进行团队建设,带去先进的管理经验。强化民营医院管理的规范化和科学化,增强员工的安全感,稳定员工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