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专题调研 >> 正文
关于本市社会组织协商制度建设的建议
2016年9月1日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了“探索开展社会组织协商”的任务。社会组织既是社会治理的主体之一,也是协商民主的主体之一,开展社会组织协商,能够集中体现群众的意愿和要求。我们认为,根据“意见”精神,上海应尽快在中共市委领导下,聚焦“社会组织协商制度建设”这个全局性战略性任务,从制度上确立社会组织在协商中的主体地位。为此,我们建议:

  1、全面掌握相关法律法规依据。法治是制度的保障,“探索开展社会组织协商”必须于法有据。要把法律法规调研作为制度建设的基础性工作,把有关“决策之前应该听取或征询社会组织(包括群众、社会、当事人)意见”之类的法律法规全面梳理,了解现状;在此基础上,检查督促各方严格依法开展协商,不做选择性执法,进而确定社会组织协商制度需要和可以探索的内容,推进相关法规建设。

  2、科学界定社会组织协商的基本形态。要通过制度建设来指导和规范相关探索,主要包括五项基本内容:一是责任主体,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和社会组织都是协商者,也是协商制度的建设者。二是协商议题,要与协商者的责任和利益相关,当前首先要把法律法规已明文规定的协商事项协商好,将社会组织协商议题纳入党委、人大、政府和政协的年度协商计划中。三是协商形式,社会组织协商作为制度,可参照六大协商渠道的样式,形成规范。四是协商程序,协商者须共同遵守规则,确保协商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组织者要提前公布协商议题,约请相关社会组织,各方代表平等沟通,充分发表意见,不同意见可保留或再协商。五是协商意见处理,协商者发表意见,决策者对决策负责,决策结果要及时向参与协商的社会组织反馈,并接受进一步的协商建议。

  3、提升领导干部的认识。“社会组织协商制度建设”要坚持党的领导,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形成共识,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社会组织协商有利于谋求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巩固社会治理的基础。建议中共市委针对领导干部中普遍存在的不知道协商、不屑于协商和不善于协商的思想认识问题,加强教育培训。具体而言:一要理解社会组织协商的政治意义;二要增强协商意识。

  4、开展社会组织协商活动。“意见”尽管对“探索开展社会组织协商”没提具体要求,但这并非可做可不做的任务。领导干部既是社会组织协商制度的建设者,又是实践者,只有亲自组织并参与协商,才能在实践中加深对协商作用的认识,从而推动协商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建议中共市委着力推动社会组织协商活动的开展,特别是探索阶段,更要以上率下,提供示范,形成风气;目前可在部分党委开展试点,按照“基本形态”,结合自身实际,率先实践,逐步推广。

  5、引导和促进社会组织参与协商。社会组织的作用和社会组织协商制度建设,是在实践中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建议市委在协商制度建设过程中,积极引导和促进社会组织发展,提升其依法开展协商的能力。大力培育具有代表性权威性的协商主体,对那些作用良好而又鼓励发展的社会组织,不要介意它们的规模和能力现状,要在意它们未来可能发挥的社会作用。持续关注和研究社会组织的协商实践,探索提案、座谈、听证、咨询、公示、评估、民调等各种方式,为制度建设提供借鉴。在制度安排上,疏通协商途径,让社会组织的代表能够受邀直接参与协商,社会组织中的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能够以个人名义参与协商,形成有序参与的局面。

  探索开展社会组织协商的任务,需要在理解中贯彻,尤其要在贯彻中发挥主动性。上海的社会组织在全国处于发达水平,我们希望,作为创新发展先行者的上海能够在社会组织协商制度建设中走在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