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正文
在发达地区开展学制改革 职业教育到高考后分流
2018年3月15日
    

倪闽景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中央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

  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不是技术判断的问题,而是价值判断的问题。就像发烧只是病症不是病一样,学生课业负担重也只是个表面现象,并不是一个真实的教育问题。

  课业负担重的病因到底是什么?这是条原因链。本质起因是知识爆炸式增长带来的学习内容快速增加,超越了人的学习速度;主要原因是优质教育资源相对有限;诱发原因是部分教师教学水平不高。针对这条病因链条,为学生减负开出“十味良药”。

  首先是要持续不断推进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高校永远不可能均衡,但中小学可以,关键是当地政府部门愿不愿意真心推进教育均衡。如果一所小学或初中学校相对薄弱,教育部门可以把最好的校长派过去,给这所学校更多投入和关注,以此提升薄弱学校发展。

  要增加教师收入,提高教师素养。教学工作非常复杂、非常专业,不能一方面对教师提很高要求,另一方面又要教师讲奉献,给他们不高的待遇。在目前情况下,甚至可以出台一些独特办法,比如教师工资收入免税等举措。

  在发达地区开展学制改革,逐渐取消中等职业教育,使十二年普通教育延续到高中毕业,职业教育到高考后分流。这个做法将大大缓解小学和初中阶段学习的压力。在不能全面减轻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负担的情况下,从小学开始到高等教育,形成一个合理负担梯度,到了高中和大学,特别是优秀的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负担应该很重,这是才情、责任与能力的体现。

  要“深化考试招生改革”,应该从重分数到重综合素质,从重考试到重招生,从重选拔到重培养。复旦大学过去有相当一段时间采用“千分考”+面谈的自主招生方法,实际上是非常公平和先进的,本质是设计了一种避免分分计较又公正公平的录取模式。

  要改变学校课程结构,增加学生社会实践时间;要树立学习榜样激励学生;要完善对区域与学校的教育质量评价;要做好家庭教育;要发挥好校外教育的正能量;要充分考虑科技发展成果,变革教学方法和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