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正文
建议上海率先实施车辆年检社会化
2017年2月17日
    

民进上海市委常委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蒋德海

  车辆年检是社会争议较大的一项公共事务。2015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也已经明确提出“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但两年过去了,车辆年检社会化在全国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即使是全国最发达地区上海的车辆年检仍然由公安部门管理和实施。

  车辆年检的行政化在社会生活中有不少弊病:一是年检的时间跨度。如《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小型、微型非营运载客汽车6年以内每2年检验1次;超过6年的,每年检验1次;超过15年的,每6个月检验1次;摩托车4年以内每2年检验1次;超过4年的,每年检验1次;但辆的使用情况不同,损耗情况也差别极大。比如,同样的车,有的车十年开了40万公里,有的车平时很少开,十年还不到10万公里。按照行内的说法,10万公里的车刚过磨合期,是油耗最低的时候。这种一刀切检测的做法显然不合理。二是由谁来年检。《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对车辆进行定期检验。车辆未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定期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不得上道路行驶。这一规定不符合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条件下,“任何单位不得要求机动车到指定的场所进行检验”(法律)的要求。车检行政化会带来许多弊病,如检测内容、收费的垄断等等。由于行政强制排斥市场竞争,导致车检这一领域的市场化、质量和服务难以提升,车主也不能主动地要求检测项目。三是检测部门没有任何责任。检测通过后,检测机构仅仅发一张“检”的贴纸,即使检测合格的车,出了问题,也不可能追究检测部门的责任。而几乎没有一起交通事故的车辆上没有检测合格的标志。国内也没有发生过追究车检部门责任的事。

  从表面看,政府出台年检制度是为了保障车辆安全。但政府保障车辆行车不能超越权力的界限。车辆属于动产。车主是车辆的主人。车主都是有责任心的成年人。政府没有必要用强制的手段对待车主。动产的所有人对车辆的行驶安全承担责任。每一个车主都会关心行车安全。当发现车辆存在隐患时,车主不去检测,最后出现问题,由自己承担责任。可以加大车主的行车责任,但不应限制车主的财产权利。政府的责任不是强制车主检测,而是保障社会有最合理、最方便的车检市场。从当代世界看,美国不少州都没有强制车检,德国也没有强制车检。虽然发达国家的车检并不一致,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车检的社会化。即使在美国有强制车检的州如弗州,车检也社会化了。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车检企业往往把客户当上帝,过年过节还会寄送一些小礼品。

  此外,我国有些地方的车检还存在地方法与国家法冲突的问题。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仅仅规定对登记后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应当依法检测,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职责是对合格的车辆发给检验合格标志。国家交通法实施条例也只规定“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由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实施”。但《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对车辆进行定期检验。

  尤其是,《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将车检规定为公安交通部门的职责,不利于社会车检事业的发展。车检是社会事务,通过社会按市场化的方式推进,有利于拓宽车检市场,扩大就业和促进中国经济的进步。2013年,李克强总理在就任之初就明确提到,凡属于社会的要还归社会,市场能办的交给市场。车检只是社会的一个侧面,社会有能力也能做好的事,政府没有理由包揽。而且国家法律2015年就明确规定车检要社会化,上海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我们不能再耽误。

  为此,建议上海在车检的市场化方面率先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建议如下:

  第一,修法

  1.建议全国人大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车辆检测的规定应当更加人性化。法律中除了规定年限外,还应补充里程方面的规定。运行不到10万公里和20万公里或30万公里的车辆,应有不同的要求。事实上,即使发达国家,已经使用几十年的车都有。只要车主认为车辆没有问题,就应当允许上路。当然,如果因为车辆问题发生事故,车主要承担责任。

  2.修改《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通过修法推进上海车检社会化。该法规定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对车辆进行定期检验。”不符合国家交通法关于车检社会化的规定,应予以修改。

  第二,在上海率先放开车检市场

  1.目前的车检机构与公安机关脱钩,现行公安车检部门划出公安,车检检测不再属于公安管理的职责。但交通执法部门对于存在隐患的车辆且未按照车辆检测部门的建议修车的有执法权。

  2.政府不再对车检设定价格,车检的价格与车检的服务内容有关,车检内容多,服务好,车主也愿意多交费用。车检的服务内容和价格放开,由市场决定。

  3.公安部门不再对车辆发放“检”字标示。所有在出厂的车辆都已经过严格的检测。上路以后的安全状况应当由车主自己把握。政府可以出台一个引导性的车检时间和车检的内容,但不具有强制性。

  4.政府鼓励社会开设服务性的车辆检测机构。只要符合车检标准,就能够开设车检企业。提倡“4S”店增加车辆检测内容和场地。车主在修改和保养车辆的同时,就可以对车辆进行检测。政府对车检企业的资质进行把关。

  5.车检服务要承担相应责任。车检企业要出具车检报告,并有一定的质量保证。对于车检合格的车辆出现与车检有关的事故,属于车检的过错,车检公司要承担责任。

  6.将车检业的开放,作为发展经济的一个手段。汽车业是中国最有发展前景的行业。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9亿辆,其中汽车1.94亿辆;机动车驾驶人3.6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超过3.1亿人。汽车人占人口的比例接近四分之一。而这么多的汽车人决定了中国车检市场的规模庞大。故通过开放车检行业,不仅能够发展车检业的发展,而且通过车检业带动其他相关行业的开放,从而落实中央“属于社会的还给社会”的精神和服务社会、促进就业和发展经济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