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正文
政府要纠正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不合理现象
2017年1月13日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常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蒋德海

  中国制造“外贱内贵”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从北京的苹果旗舰店买来的笔记本电脑与在美国销售的机型没有什么不同,但价格比美国的售价贵了460美元。贴着中国制造标签的一双耐克运动鞋在美国售价是165美元,在中国的耐克店里卖190美元。由中国工人组装的索尼平板电视在美国的百思买门店大约卖800美元,但在中国的知名电器连锁店,你得加上30%的价钱才能买到。一条浴巾,质地手感都好,在美国的沃尔玛,标价折合成人民币只有40多块钱。赶上打折,只须花4美元。而中国商场里品质差不多的起码要卖70多。整整一打牙膏,1.99美元。这个牌子的牙膏,在国内光一支就要卖到8、9块人民币。不用说,这些不远万里买回中国的日用品,几乎没有一件不是〝Made in China〞,这些〝中国制造〞在中国本土很难买到——不是品质差就是价格高。

  这一不合理现象,不但在网上受到国内外公众的广泛关注,而且国内公众一波波国外狂购潮就是最好的说明。每年春节,国人出境旅游兼疯狂采购的各种新闻图片几乎充满了世界所有媒体的版面,到欧洲去买路易威登包、婴儿奶粉,到夏威夷去买宝石,到美国去买普拉达包、蒂芙尼饰品、爱马仕围巾、保健品、箱包和衣物,到香港去买名包、手表和太阳镜,到韩国去买护肤品,到新加坡去买洋酒,甚至发展到了去日本抢购电饭煲、马桶盖儿、大米等,以至世界很多旅游区商店都开始像美国纽约伍德伯里名品折扣城(Woodbury Outlets)那样,开始雇佣能讲汉语的店员来应付蜂拥而来疯狂抢购的中国游客,甚至还有国家的商家老板向政府施压,希望能简化针对中国购物者的签证手续,以吸引更多中国消费者前来购物。但遗憾地是不少产品都印着〝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严重性必须引起高度的重视。

  公众到国外狂购中国产品,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现象,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中国制在国内卖得贵是因为国内的税收和各种杂费太高,使产品的低成本优势不复存在;而国外能够买到低成本的中国制造,是因为去年掉了国内的各种高额税收各种管理营运费。这就产生了一个极不正常的现象,中国制造被附加的各种高额税收和杂费的正当性究竟何在?为什么国外发达国家能够去掉这些各种高额税收和杂费?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出口大国,但中国又成为国内商品昂贵的国家,中国的工人在为西方国家的公民生产最廉价的商品,自己却无法享受,这是极不正常的。其次,中国制造被附加的各种高额税收和杂费使它的市场优势完全丧失,中国制造“外贱内贵”说明中国的市场及其价格体系已经扭曲,它违背了最基本的经济规律和价值规律。而中国制造“外贱内贵”及公众到国外狂购反映了公众对中国制造质量和价格的不信任。必须引起我国政府的高度关注。一个民主和法治的政府有义务纠正这种不正常现象。

  中国制造“外贱内贵”是政府的市场管理体制出了问题。

  导致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原因有很多。有的学者分析原因有经济模式只顾生产不顾消费,关联交易导致特殊〝价格差〞、中国市场交易成本巨大、特有税收体系和垄断抬高了价格等等,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必须正视政府管理市场的体制问题。中国制造“外贱内贵”只是这种不合理市场管理体制的结果。现代市场经济的核心是公平竞争。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公平竞争已经不仅仅是人力成本和科技等的竞争,也已经涉及到管理体制的竞争。一个良性的市场管理体制应当有利于公平竞争,促进公平竟争。而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现象表明,国内高税收加上各种高额杂费已经使中国制造在国际上失去了竞争力。当中国制造只有通过去除国内的高税收加和各种杂费后才能进入国外市场之时,表面了国内市场体制对中国制造附加的这些费用已经到了多么不合理的程度。

  为此,建议政府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改变这种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现象。

  第一,组织力量研究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原因。从目前来看,中国制造“外贱内贵”是多种因素的结果。比如,税收、运输、管理、交易成本等多方面的原因都与产品的价格有关。但必须明确哪些原因是主因,哪些是次因;哪些因素是人为的,不合理的,哪些因素是必须改的等等。特别要认真反思中国市场体现存在的问题。从常识说,原产地的产品因为没有运输等成本,应当是价格最低的。同样一件商品,运到几万里之外的美国,加上运输费价格不可能低于原产地。如果中国生产的同样产品,运到美国后价格低于国内,就必须把这些高出部分价格全部砍掉。

  第二,降低企业税赋和各种不合理的额外负担。虽然中国人工成本相对较低,但中国的高税收及各种不合理的额外负担却使中国企业失去了成本优势。而过高的税收及大量不合理的负担无异于杀鸡取卵。近年,不少企业家转向海外投资,必须引起警觉。继李嘉诚卖掉内地房产业跑到英国一年后,不少企业家开始向海外投资。其中被称为中国个人慈善第一人的福耀董事长曹德旺先生最近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新建汽车玻璃厂。曹透露,中国制造业的税收比美国高35%,仅税收就能省下一半,还不包括其他各种不合理的杂费等等。

  第三,认真反思和履行中国加入WTO时的承诺。中国加入WTO时曾承諾 2015年7月前将取消大部分贸易保护。WTO的目标的是取消各国的贸易保护。实践证明,产品越保护越落后,越不利于消费者。而全面履行WTO能使中国消费者能够在国内买到国外商家同样价格和质量的商品,彻底消除中国费者赴国外狂购的现象。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有权享受低价和质量最好的商品。现在,入关的15年过渡期已过,不少项目上的承诺尚未兑现,如取消电信与通讯垄断、取消绝大部分关税保护、取消80%以上汽车关税、开放银行业等等。即使是落实双休日与有偿加班这样的制度,在中国的不少公司都未能真正落实。有些单位的员工甚至一年没有几天休息,无偿加班更是常见。产品价格上的歧视更为常见。

  第四,把纠正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现象当作一种政治任务。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说得非常明确:改革是人民的事业。市场经济也是人民的事业,人民是市场经济的主体。我国人民享受不到国内产品的低成本高质量优势,表明我们的市场管理出了问题,也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建议从本市开始,探索降低商品价格路径和配套措施,比如,降低运输高成本、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企业能源高成本、降低房地产高成本,并通过地方法规停止绝大多数政府和事业单位的税外行政性收费,保障企业能够用全部的力量和智慧用于市场的开发的运营,让中国的企业家会为中国的老百姓提供更多价廉质优的好产品,并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彻底纠正中国制造“外贱内贵”的不合理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