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建言献策 >> 正文
人才制度环境比引进人才更重要
2017年1月13日
    

中国民主促进会上海市委常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蒋德海

  党的十八大以来,为了贯彻十八大提出的“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各地都加大了引进人才的力度,尤其是教育部“双一流”建设启动后,科研部门、高校、地方政府都出台了新的引进人才的办法和措施。有的地方甚至给学校下指标,要求一年内引进几个。有些学者刚被评上长江学者、或者什么学部委员,马上就会被人盯上,不少学校开出的引进优惠条件惊人,引发新一轮“抢人”潮。

  人才是现代化不可忽缺的要素。引进人才,尤其是引进一流人材能够迅速改变一地一进的科研创新及其质量。一个开放的社会,能够用最广博的胸怀欢迎一切人才,并为他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能不能引进人才,敢不敢引进人者往往成为一个社会开放性和进步性的标志。二战以后的美国,因为及时挖进了大量德国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有力地促进了美国科技的进步。但从人类近代以后的历史看,一个国家的创新人才主要源于自身。大国崛起中,开启葡萄牙航海扩张的恩里克、完成地理大发现的哥伦布和麦哲伦,启动英国科技和产业革命按钮的牛顿、瓦特等等都是本国人。而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不是有创造力,制度环境很重要。当代世界,获得诺奖最多的美国,有相当一大部分都是入籍美国的“外国人”做出的贡献。

  中国新一轮“抢人”潮,表明我国不少地方尤其是一些基础性的科研创新部门仍把注意力放在砸钱上,而没有意识到制度环境的重要性。思想不是用钱可以砸出来的。片面将国家创新战略理解为就是挖人才,更是对国家创新战略的曲解,后患无穷。中国需要的一流大学和一流科研究是指原生态的科创机制尤其是科创生态,它涉及到科研设备、资金、人才配置和科研环境等等一系列要素的综合。没有这些综合要求,即使引进顶尖人物也发挥不了作用,即使砸再多的钱,改变的只是做报表的形式,并不具有实质意义,也不可能持久。同时,挖人只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实用主义态度。人才环境是大环境,尤其是制度建设,需要一个时间的积累。塑造具有创新力的制度和社会环境,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生效的。挖一个人至多只能发挥形式上的作用,如果不从科创制度环境解决问题,挖再多的人也解决不了科创问题。必须指出,合理的人才流动对于推动人才市场是有益的。但那种为了争“双一流”不惜花巨资挖人的行为就极不合理。不但不公平,而且不道德。你花巨资挖人家的顶梁柱,人家也会花巨资到你这挖,科创变成了“挖人”,造成科创成本暴增,背离科创的规律,也造成科创人员一成名就钻利,最后必然不利于科创风气。

  为此,建议政府在推进科创建设的时候,更多地关注各地、各单位的科创环境和制度建设。邓小平说过,制度好,坏人可以变好人,制度不好,好人可以变坏人。用到科创上来也一样。制度比人才重要,好的制度会造就人才、引来人才,凝聚人才。为此提三个建议:

  第一,转变观念,推进科创,要从引人为主转化为营造良好的学术环境为主。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科技大户,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有更为优越的科创环境。几年前,中国人民大学顾海兵教授在第六届中国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就指出过中国存在六大人才误区,如学历等同于人才、人才事业工程化、人才标准片面地简化为英语加电脑、给所谓最高层次人才册封爵位、外来和尚会念经、人才管理上的轻重失衡。这六大误区概括起来,就是一个人才环境问题。比如,学历等同于人才,这是一个非常常识化的问题。学历怎么能等同于人才?而没有学历有成果为什么又不被承认是人才?学历不过是实现人才目的的手段。但如果有人已经达到人才的目的,学历还有什么意义呢?当年沈从文、梁漱溟没有大学文凭,蔡元培硬是将他们聘北大教授,就是因为他们的才能。今天我们的管理者没有这样的魄力呢?

  第二,重视物质待遇,但更重视科创精神价值的尊严。

  我们今天一讲科创就强调资金投入,用多多的钱来吸引人,这是不够的。在人才市场流动情况下,确实有“水往低处走,人往高处走”的现象。但这里的高低不仅仅是待遇的问题,还有人才和学术的尊严及人民对祖国的殷切之爱。建国初期我们那么多优秀的科学家放弃国外的高薪,回归祖国,奔的是为祖国建设的献身和对祖国的热爱。50年代到80年代,我们许许多多热血青年,为了这种爱,放弃优越的条件,到最艰巨的地方去。即使在今天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因素仍然有限。不要一讲创新就是钱。创新更需要的是对人和学术活动的尊重。不少地方人才的流失并不纯粹是为了经济因素,而是因为我们有些地方的制度有缺陷,是我们的科创人员受到的尊重不够,官本位太多地压抑了人们科创的热情。政府部门要认真研究,如何进一步尊重科创活动。

  第三,加大人才环境的制度建设,营造尊重科学创造的学术和社会环境。

  科创活动有其独特的规律,它本质上是科创人员和相关团队独立、自由探索的结果。尤其是社会科学,更要有独立自治的学术共同体及其氛围。为此,首先要明确政府在科创活动中的作用和职责。新中国建立后,由于长期计划经济的影响,我国学术和科创活动同样被纳入行政管理,不尊重科学创新活动自身的规律,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科创的发展。改革开放已近40年,我国学术科创活动的制度环境并没有变化,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中国的改革不仅仅是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没有学术科创体制和制度的改革,我国人才环境就难以得到根本的改变。从近期看,必须加大以下三方面的制度建设:

  1.推进学术共同体建设。学术共同体是尊重学术规律的要求。建设学术共同体的目的,是把学术还归学术。学术问题必须通过学术的方式解决。把学术的话语权交给学术共同体,才能防止权力利用学术谋利。政府要尊重学术,政府管理本质上不涉及学术讨论。这方面的教训建国以来够深刻了。胡风案早已平反,但如何从制度上杜绝胡风案,还需要有制度保证。

  2.要通过制度建设,进一步解放思想,对学术科创活动要宽容。伟大的创造往往会与主流价值发生冲突。没有学术的宽容,就难有学术进步。在莎翁的历史剧中,经常有“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这样的台词。但当时伊丽莎白女王就坐在舞台对面的包厢里看戏,也并没有下令禁止演出莎士比亚的戏剧。当年英国的艺术高度,与伊丽莎白女王的宽容有关。今天的科创活动更需要思想的解放。要推进中国的学术进步,必须保障科学家、学者、创作群体的创作权利。这些我国宪法中都有明确规定,要通过法律法规进一步落实。

  3.通过制度建设,进一步明确政府在学术创造活动中的职责。由于长期计划体制的影响,我国政府一直没有摆脱科创活动主体的角色。改革开放和发达国家的科创实践证明,这并不合理。科创活动有其独特的规律,政府唯一要做的是尊重科学规律,保障科创的公平竞争。全面推进科创进步,要杜绝行政对科创活动的干扰,使科创人员能够通过科创活动得到尊重。科创的荣誉应当由科创人员获得。要通过制度建设真正改革科创领域的“官本位”,确立“科本位”和“创本位”,让每一个科创人员都能为科创活动感到骄傲,让科学家及其科创人员成为我们社会最受尊敬的群体。由此,中华民族才有可能为世界贡献爱因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