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会员心声 >> 正文
法治思维是谋求公正的思维
2014年7月8日
    

民进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进上海市委主委 蔡达峰

  对我们国家、政府和社会来说,法治是历史选择,也是全面挑战,需要转变传统的治理方式和思维方式。法治思维是法的精神和逻辑在实践中形成的思想方法,不局限于法律工作。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不是借用、而是依靠法治思维,是把法治思维作为行政工作的基本素养和能力,改变不适应法治需要的行政思维。

  一、法治思维要谋求公正

  公正是法治精神的灵魂。人类因为需要公正而需要法治,法治因为公正而有权威,法治思维的价值、目标、效果都是指向公正。但必须看到,公正向来是困难的,甚至并不总是行政追求的功效。依法行政,首先要崇尚公正,把实现公正作为工作信念、目标和原则,用公权力来全面主持公正,普遍实现公正。依法行政当然要遵守法律,但面对公正的要求,法律也需要不断修改和完善,所有的法规、制度、政策和决策,都要为维护公正而服务,成为公正的公器和利器。如果行政以我为主、政府本位,满足于奉命行事,习惯于摆平搞定,甚至追求功名利禄,都不是法治思维。

  二、法治思维要处理权益

  公正是正当的权益关系。依法行政,就要从权益评判入手,这是法治思维对行政工作的基本要求,也是我们普遍存在的薄弱环节。我们有大量法规、政策、重大项目,出于美好愿望,未深究权益关系,一经实施,纠纷频出,阻力重重,很快搁浅。我们在发展不平衡、利益失衡的格局中深化改革、改善民生,难就难在权益评判,而不是行政表现力。比如,公共服务均等化中的户籍、居住和外来人口的权益,城镇化中的农民、企业、市民的权益,就业中的各种用工人员的权益,环境保护中的当地人与周边居民的权益,市场经济中的各种所有制企业的权益,公共财政中各种纳税人的权益等。扩大而言,基本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公共服务、公用事业中的公民权利。说到底,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包括劳动、就业、收入、休息、居住等权利的关系、形式、标准等问题,都要有理性的认识,不能似是而非,更不能回避。政府要强化权益评判的程序,在决策前用足耐心,花足功夫,把当事人的权益弄清楚,把依法行政落实在决策之前,防止直觉、经验、虚荣的冲动,更要反对官僚主义。

  三、法治思维要立场公正

  公正是正当的权力应用。依法行政,就要坚守公正立场。法治是文明进步必然选择和广泛共识,但决不会自然实现。公正总会影响既得利益,不公正也总有得益者。推进法治,最怕愿望、能力和效果,立法、守法和执法之间形成负面互动,这里关键是看政府的主导作用。公权力需有权威性,首先应该区分与私权的界限,最忌讳在处理公众利益中夹杂私利,这必然损害政府的公信力。

  这种私利,如出于个体,容易判别。如出于部门或系统,成为群体获利的潜规则,难以判别和追究。更为复杂的情况是,行政因人而异,当事人因身份、地位、等级和所有制属性的不同而受到偏袒或歧视,既影响了社会保障的平等,也影响了市场竞争的平等。

  究其原因,一是不当的等级意识和利益意识,按贫富贵贱,优待可能对自己有利者;二是不当的权力赋予,政府拥有公共资源分配的立法与执法、立项与批准等职权,难免自以为中心;三是不当的政社体制,政府有太多属于自己的“单位”,难免亲疏有别。而非公企业和组织怀着羡慕嫉妒狠的心态与政府拉近关系。这些因素相互支撑,助长了私欲,公职容易成为私交的资本,制造了依法行政的难度,扭曲了政府、社会与市场的关系。转变政府职能,必须运用法治思维来理解行政意识、权力和体制的公正性问题。深化行政改革,需要端正行政观念,摆正行政地位,界定行政职权,维护职业权益,使公职远离私利,忠于职守,与公众、企业、社会组织公平相处,进而引领国家与社会的法治。

  

2014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