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家理论文章 >> 正文
试论城市文化建设
2018年2月7日
    

民进中央主席  蔡达峰

  文化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现象,城市文化是其中特定的部分,指城市社会中的文化活动和结果,包括城市。文化建设是我国“五位一体”建设总格局的一部分,它既要遵循文化发展规律,又要适应我国现代化发展的目标和要求,针对国家和地区的历史和社会实际,确定建设目标、内容和方式,推进文化成果的创造和文化作用的发挥。

  一、把握内涵

  文化是人类社会文明生活的需要。文化建设首先要顺应这种需要,把握这种需要的本质属性。

  1.针对生活。文化在生活中创造和表现,包括个体的和社会的、物质的和精神的、心智的和形式的,生活意识决定文化。生活是人类永恒的课题,人与生俱来就有本能的生活意识,文明的生活意识需要培养和教化中不断提升,落后的生活观,必然导致落后的生活质量。文化建设本身就是文化活动,它既要为全社会倡导文明的生活观,又要以文明的生活观支撑“自己的”建设观,在确定建设资源、建设项目、建设方式、建设质量等过程中,始终紧紧把握“生活需要”的内涵,针对生活“问题”的本质,确保人们的生活感受、生活质量随着建设而更加良好,切勿误导生活、肢解生活。

  我们当下的生活观,偏重物质需求,轻视精神需求,难以协调自身欲望和能力的关系,失落感不必要地加重。偏重物质需求,自然容易偏重个人利益,轻视他人、集体或社会的利益,难以协调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也自然容易偏重私人活动,忽视职业或社会活动,以为生活就是私人或家庭“日常的”的生计,最多是朋友圈“业余的”的交往。以为单位或组织里的“工作”不属于自身生活的部分,难以把握人生与工作的关系。我们通常所谓的“享受生活”,往往是指职业活动以外的消费活动。在这种生活观影响下,文化建设难免具有功利性,偏重外表和投入、设施和仪式。轻视心灵研究和意识引导,轻视人际关系和公共秩序的改造,脱离普遍的生活感受,甚至刺激和加剧了生活的偏见。在城市文化建设中,普遍重视城市的物质改造,包括建筑物、市容或设备等的显示度,相对轻视人的心灵和言行、社会的风气和制度等改造。

  2.追求创造。“创造”是人独特的本性,也是文化的本质特征和生命力。人最伟大的“创造”,莫过于能够基于本能又超越本能,基于客观世界又超越现状,制造出文明“新现象”。城市文化的建设,关键是要提高城市社会的创新能力,包括思想上和形式上的不断推陈出新,超越自己的不足,摆脱自己的困境,乃至启迪更广大的人群。思想创新是文化创造力的根源,包括观念、学说、理论乃至审美情趣,思想保守禁锢,文化必然萎缩。城市是财富集聚的地区,尤其需要倡导正确的财富观,不至于在物质消费和享乐中丧失了创新创造的动力;形式创新是文化创造力的表现,形式丑陋,令人生厌。文质彬彬,文化产品才能感染人和吸引人。

  我们当下的创新能力,直接地说是缺乏成果,说到底是受制于过于功利的文化,追求当下的享受,喜欢接受或模仿,不愿意或不敢于独立探索,导致文化自信力的削弱。城市文化创新是自信的表现,有自信才能自强不息,才能正视自己的需要和作用。在全球化和国际化趋势下,我们的城市文化建设,必然要开放交流,也必须争取先进,既促进自身的文明,又促进人类文明。在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外来、宗教与世俗、主流与民间等各种文化的交流交锋交融中保持自主性、提升创造力和竞争力。以全球眼光,全面规划,汇聚人才,审视自身在文化研究中的缺弱。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要求,充分体现中国智慧和当地优势;城市文化创新是理性的表现,要尊重客观规律,尊重人的创新潜能和需求,发挥大众的首创精神和主体的作用,消除等级意识和秩序的制约,构建公平开放的生产关系和利益关系,客观公正地对待创新活动的机会、过程和结果,让创新活力竞相迸发。

  二、丰富成果

  文化建设要提高顺应文化需要的能力,形成成果。城市文化建设的基本任务,就是不断创造和丰富自己的精神和“产品”。人的文化活动是心智和言行共同创造的过程。心智的创造,指超越本能的动机,这是人独特的天赋,是文化的根源。言行的创造,指超越本能的动作,这是人独特的技能,是文化的实践。心智指挥言行,表现于言行。言行受外界作用,又修正心智。内外配合,表里互动,形成了动机和方式相互促进的创造机制。城市文化建设要促进动机和表现的协调发展,从而丰富文化成果。

  1.丰富精神。文化建设以人为本,城市要使市民生活更美好,城市文化建设就要致力于成为市民的精神家园,促进市民的思想进步和精神文明,让市民在城市生活增强自信和理性。我们城市建设,要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要求,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双百”方针,注重对思想问题和思想理论的探究,提升自我教育的能力,不断丰富智慧,不断发展真知,保持心灵健康;要注重“五位一体”的精神培育,以良好的自我意识、社会意识、道德意识和法治意识,支撑社会建设。以良好的财富意识、富强意识,支撑经济建设;以良好的国家意识、权力意识、民主意识,支撑政治建设。以良好的自然观、环境意识、资源意识,支撑生态文明建设。以文明的价值取向,把握平等与独立、公平与公正、自由与规则等行为准则,为处理生活问题提供基本理性依据,全面提升城市活动的品质和境界。

  3.丰富产品。人的心智上的创造活动,属于“无形的”文化活动。它经过言行的创造,形成可以被人辨识和感受的“有形的”的文化“产品”。言行可以独自表达特定的意义,这是文化“产品”的最基本形式,如语言、手势、歌唱、舞蹈等。言行也可以与“物”配合着活动,在借助或使用“物”的过程中,创造出形式更加复杂的文化“产品”,如攀登、投掷、刻画、演奏等。这两种“产品”都以人的言行技艺为特征,属于“口述与非物质文化”范畴。言行与物配合着活动,并改变或创造了“人工物”的文化“产品”,如工具、食品、书籍、电影、房屋等。它们属于“物质文化”范畴,但包含着言行技艺的形式和作用,所以也是结构最复杂、含义最丰富的“产品”。文化“产品”到处存在、不断积累、不断变化,包括当代的新作和历史的遗产。

  城市文化建设要有“产品”意识,全面关照“产品”的作用和形式,包括视觉、听觉、味觉、触觉等各种作用,包括言行和物的各种形式,促进言行、用物、造物等一系列“产品”的创造。同时,要有建设目标和规划,结合本地实际需求或薄弱领域,确定重点产品的阶段性建设任务,不能采取虚无主义或主观主义的态度。要提高文化“产品”的创作能力,包括创作者的水平、结构和规模,也包括尊重个性、平等交流、鼓励创新、注重社会效益、注重长远效果的创作环境,不捧不压,慎用“行政化”的考核、评比、奖励等办法。我们当下城市文化建设,一方面注重功利,资源集中投入于赚钱的领域,创作机会冷热不均,“产品”

  类型和作用相对单一,普遍重视建造,尤其是城市标志性建筑物,轻视衣食住行等大众日常生活用品的文化作用,轻视用物和言行等规则的文化作用,“产品”远离大众需求。另一方面又缺乏实效,“产品”与精神严重脱离,未能传达高度的精神境界,缺少属于成就、成果、杰作的“产品”或“作品”,经常出现粗俗低劣的“产品”。

  城市是综合性的文化“产品”,以建筑物为主,配合植物、山水等自然物,构成了城市生活的空间,承载着人的建造、需求、权益、使用和管理等一系列活动。建筑物是物质功能、精神功能、外表形象的统一体,城市文化建设既要注重物的形象,还要关注其功能,公共建筑或环境尤其要表达健康的审美观和价值观;建造活动是社会的基本活动,包括建筑物等的需求和建造双方的意识、能力和活动规则。需求会影响建造,建造会影响需求,城市文化建设要促进两者的协调进步。既要培育健康的需求,引导财产意识、消费观念、使用方式、审美趣味、分配关系等,这是建造活动各方的文化责任。同时,要培育健康的建造,为改善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而服务。建筑物等的功能问题、审美问题、经济问题甚至技术问题,本质上都是社会问题。建造者通过产品,有意或无意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需求,发生着社会作用,也导致了社会问题。建造者要坚守良知,既提供技术,又引导观念,正确对待和协调经济利益与社会效益的关系,确保社会效益的文明水平。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建造需求和建造活动呈现出主体多样化、投资多元化的特征,建筑界要特别关注需求变化,重视自身的作用,研究社区、城镇化、住房保障、房地产市场、公共生活服务等重大建设背景下人们的需求问题,在规划、设计和施工中不断创新产品,提升产品质量,改善人们生活,解决社会问题,促进人与社会的进步,也为自己赢得经济利益和社会声誉,这是当代中国建筑业的文化要求。

  文学艺术是文化的经典类型,它们的思想性和技艺形式高度统一,专业性强,社会影响大。城市文化建设要促进文艺繁荣,不仅要注重作品的数量,更要注重作品的质量,使文艺作品深入人心,广泛传播。不仅要注重艺术手法的创新,还要注重文艺门类构建,使门类更加丰富。不仅要注重文艺创作队伍,更要注重文艺组织的建设,使专业的和业余的文艺组织都有健全的运行能力。不仅要注重财政投入,还要注重社会资源的配置,使文艺创作得到更广泛的支持,全面创造良好的文艺活动环境,形成持久的创作活力和发展潜力。

  三、建设方式

  城市文化建设要有导向性,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所有人追求健康生活、全面发展的权利,致力于精神世界和社会风气的文明进步。同时,它要有科学性,以一定的方式,协调需求、投资、创作、管理和服务等各方面任务和主体,形成特定的社会功能和效益,包括公共的文化服务体系、文化产业或市场体系等。

  1.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就城市而言,这是制度性的、普及性的、公益性的文化建设方式,也是现代城市文明的重要体现。性质上,它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属于公共服务体系的一部分,要与就业、医疗、教育、养老、居住等社会保障系统统筹兼顾,相互配合;功能上,它要把公民文化权利准确地体现在公共服务的内容和标准上,成为现实的权益。具体说,它要有“获得感”,让公众可以得到可看、可听、可闻、可说、可体验等各种“产品”,可以表达对“产品”形式、数量和质量等各种需求,可以得到创作、服务和管理等活动的参与机会;它要有系统性,把产品的需求、投资、创作、提供、选用、评价、监管等环节联系起来,把各环节的权责和能力联系起来,构建系统的管理制度和协调的运行机制;它要有公共性,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培育公众、社区和社会组织的创新意识和自我管理能力,成为社会治理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它要有开放性,尊重社会文化的多样性特征,推动民间文化繁荣,成为社会教育体系的的有机组成部分。

  2.文化产业体系建设。就城市而言,这是盈利性、市场化的文化建设方式,也是现代城市文化的重要表现。在社会生活中,经济与文化是相互依存的两大要素,我们既要分别建设和管理,更要注重它们的内政关系,整体认识,协调建设。产业既是文化现象,包括所有的生产动机、方式、能力和关系等。同时也是文化“产品”产生和提供的基本方式,所有人工物及产品服务都是文化“产品”。我们长期忽视文化与产业的内在关系,关键在于缺少市场化的文化建设实践,把“文化”与“盈利”对立起来,对企业功能和文化“产品”有偏见,以至于缺少了文化建设的方式,缺少了企业的作用,缺少了公众实现多样文化需求的机会。城市是工业化重镇,也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先导,要善于把握经济与文化的关系,既要培育文化的供需市场,为特定的“文化消费”者和“文化生产”者提供公平互动的机会。又要注重经营性领域所有制造、商业、服务活动的文化功能,重视培育“市场文化”、“制造文化”、“创业精神”、“创新精神”和“工匠精神”等,促进城市物质和精神、经济和文化、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协调发展。

  四、加强主导

  政府是城市文化建设的主导者,它以自身的素质和能力,履行行政职能,在文化建设中倡导精神、投入资源、构建体制、监管过程、提供帮助,发挥公众的作用。

  1.引导精神。行政管理是城市文化的基本现象,它有精神主导和精神境界,城市精神是行政管理力量之源,政府要有文化自信,树立积极的主体意识。要正确认识城市的当下处境和使命,处理好历史与现在、传统与创新、外部与内部的关系,珍惜和发展自身的文化,夯实共同体的命运共识、价值共识和发展共识。无论困境或顺境,都能自强不息,争取先进,保持定力,防止干扰;要正确把握社会生活的各种需要,尤其要处理好社会效益和经济利益的关系,增强“五位一体”的协调能力,把价值观建设落实在各方面,着力解决中共中央“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指出的“人们文明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有待提高”的问题;要保障和改善公共服务体系的公益性投入,在公民教育中要坚持人格培养目标,开展全面素质教育,转变人才培养中功利倾向。在各种公共服务中坚持健康的生活态度和社会态度;要支持社区和社会组织倡导和践行公益服务的奉献精神,鼓励企业倡导和践行文明的质量意识、财富意识、竞争意识和经营理念,促进文化“产品”制造与需求的良性互动;要正确对待权力与自身利益的关系,把行政文化建设作为城市文化建设的重要任务,把行政意识作为行政文化的核心内容,提高权力运行中的文明水平,针对中共中央“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指出的“领导干部思想作风和能力水平有待提高”的问题,结合城市精神、创新精神、廉政建设中的要求,加强自身的思想建设,保持公务活动的纯净风气,努力成为先进文化的代表,带动全社会思想意识的转变和进步。

  2.创新工作。城市文化行政管理本身就是文化建设的内容和方式,政府是行政文化的创造主体,在行政活动中创造“文化产品”,包括管理体制、制度规章、行为作风等各方面,它们是城市文化“产品”中最具有代表性、影响力和竞争力的部分,决定了城市的对外关系和作用,引领着城市的发展方向、社会风尚和大众素养。政府主导文化建设,首先要加强自身建设,适应文化发展的规律和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创新能力。

  要面向生活。生活如土壤,创作如农作,生活是文化创造力的根源,也是文化创造的目的。文化建设和文化“产品”都有经济效益,更有生活价值观的主导。文化与市场的关系,远不是文化产业的问题,而是文化对大众的生活观念的作用问题。生活观念决定了生产和消费动机,甚至决定了市场秩序。无度的纵欲贪婪充斥着市场,形成恶性的需求关系,市场与社会都要溃败,这就是文化的缺位。所以,文化不是市场的尾巴,因为它必须指导生活、改良生活,帮助人们树立生活信念,感受生活快乐,摆脱心灵困境,远离愚昧和低俗,从而激发更为持久和广泛的社会需求,形成文化作品的生命力。文化行政人员要有博大的胸怀和务实的作风,鼓励创作者深入社会,深入群众,观察生活,产生激情,形成真知,倡导理性的生活态度和健康的生活心理,提高创作的思想性,为市场的健康发展提供价值观支撑。

  要面向大众。文化行政工作要立足于大众和社会,以此培育精品和大师,促进精品和大师的社会影响。过于专注和依靠精品和大师,不会有普遍和长久的成效。要立足于开放和便利,为全社会的文化创作活动提供公平的环境和条件,既要保障公共文化资源投入和使用的普惠性,又要鼓励各种创作活动的自主创新和自主运行,无论是公益性组织还是经营性组织,都是文化“产品”的创作者或生产者。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西方艺术还是乡土艺术,都是公众需要的文化“产品”,不要有“高雅”的偏见,要让它们获得公平的发展机会,促进它们更善于在适应大众需求中提升创作能力,创作出更好更多的作品,激发城市文化创作的活力,形成更好更大的社会效益。

  要完善机制。文化创作欲望和能力在一定环境中或得到激发和实现,或受到遏制和消失,表现出不同的结果。文化创造力的形成,除个体因素以外,很大程度上受外部需求关系的激励,取决于社会对创新的需要。文化“产品”的供需双方,互为因果,在文化的品种和品位上,或互相激发,或互相制约。一般来说,这种关系越直接、越自主,越有利于激发创新。文化政策要适应这种生产关系的需要,让创作者得到源源不断的创新激励。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生产和消费的关系受计划的控制,产品的品种和品位相对简单。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增强了生产和消费的互动作用,丰富了生活需求,丰富了产品的品种和品位,激发了文化创作内容和形式,培育了大批文化艺术品市场和文化产业,更培育了大量的艺术设计产品。我们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发展文化,必须发挥市场作为文化需求主要渠道的作用,要发挥市场对文化创新的激励作用,重视生产和消费活动中的精神因素,利用好生产和消费直接互动的关系,充分发挥全社会的文化创作与需求的原动力,使文化创作与社会需求更加直接地联系,满足大众文化消费、审美消费的需求,大众大流行,小众小流行,形成多样的文化品种和品位、便捷的文化供求关系。

  要理顺体制。文化体制指文化活动组织的制度性形态。我们常说的文化体制,特指文化事业单位,它们属国家所有,与行政系统关系紧密,有明确的专业类型和任务,专业人员集中,在我国文化组织中具有重要而优越的地位。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行政改革,文化事业单位面临新的挑战,引发了体制改革的问题。同时,所谓“体制外”的民间文化组织大量涌现,它们的活动形式多样灵活,群众参与度高,社会影响大。但资源和机会相对不足,职业化程度和社会地位不高,发挥的作用和发展态势都不稳定。这两类组织同时存在,相互影响,构成了相当复杂的文化力量。

  文化为“用”,体制为“器”,两者各有规律,体制要适应文化发展需要。文化体制改革要从国家文化发展需要出发,致力于保障和改善公民文化权利,提高文化创作水平和社会作用;要关注全社会的文化活动,正视个体的和群体的、社会自发的和政府组织的各种创作活动,使各种体制的单位和组织,都能因创新而得到社会肯定,要区分文化活动的公益性和经营性特征,无论公办或民办,独资或合资的组织,都要强调按功能配置公共资源,构建好公共文化服务与市场消费两个渠道,使大众能够公平公开地享用和消费,使企业和社会组织能公平公正地服务和经营,使文化创作者能因自身的作品得到社会和市场的承认,促进文化需求和创作的良性互动;要针对现有事业单位体制中制约文化创作活力的弊端,消除文化创作活动对隶属关系的倚赖,理顺政府、市场、社会的关系,更好地发挥文化行政管理对文化创作的促进作用;要为文化创作者提供合适的制度。文化作品是生产力,体制是生产关系。一个城市的文化影响力就是文化发展水平的标志,这种影响力与思想内容、艺术品质、类型品种、作品数量诸多因素相关,单一的因素不能构成发展,也不表明发展。比如,文化作品的数量、文化单位的规模等,都不足以表明质量水平。一个地区的文化发展,需要构建这些因素相互促进的机制,而关键是保护创作者的动力。文化创作活动区别于一般的操作性劳动,它需要融良知、沉思、激情和耐心于一体,对个体的素质和能力有很高的要求,创作者必须长期地潜心探索、独立创造。所以,要在体制改革中解决创作人才的评价、聘用、待遇等制度性问题,使个人都能因创新而得到单位和组织的肯定,使更多的人、在更多文化领域、有更集中的精力、创作出更多的更具有思想性和艺术性的新作品,形成思想活力竞相迸发、文化创作活动更加活跃、文化品种和品位更加多样的繁荣局面。总之,城市文化建设是全面而复杂的任务,必须依靠全社会的力量,政府、社会和企业要协调配合,发挥各自作用,共同创造更加文明的城市生活。

  写于2016年6月8日,发表于《城市建设与管理》,2016年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