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领导专家理论文章 >> 正文
依靠全社会活力 共同营造创新机制
2016年8月17日
    

民进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进上海市委主委  蔡达峰

  中共十八大指出,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这里揭示了创新活动的规律。人是有创新潜能的,潜能得到尊重和激发,就能培育出创新能力。能力得到发挥,就能创造出创新成果。成果得到合理的利益,形成了不断创新的动力和活力,这就是创新需要的利益机制。激发职业人员的创新活力,要靠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利益机制。激发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创新活力,要靠市场和社会的利益机制。市场和社会的利益机制,要靠国家和地区对这种利益机制的维护,说到底就是如何依靠全社会,共同维护创新活动的利益。

  创新是个人、单位乃至地区发展的共同利益,个人不论职业和身份,单位不论地位和属性,如果都能从创造性的贡献中得到利益,创新才会真正成为需求,各自的创新能力才能成为自身发展的资本,潜能才会得到保护。所以,创新机制本质上是利益导向机制。如果创新没有利益,不创新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甚至创新成果反而损害利益,人们自然就没有创新的动力。

  在我国,无论是在市场中还是在社会中,这种创新机制还只是在发育阶段。一方面,市场中的天使基金、风险投资,社会中的科创基金、园区等都相当活跃,确实激励了人们创新创业的活力,这是很好的趋势。另一方面,在竞争、评价、收入等活动中,创新能力与利益分配脱节的现象更为普遍存在,活力被引导在投其所好上,而不是自主创新。

  究其原因,行政计划管理习惯太强、行政对利益分配的主导力过强,可能是主要的一条。与市场原则不同,行政主导公共利益分配,强调普遍公平。而如果行政不当,还容易主观裁量,容易偏重人或单位身份、地位和历史成就,因为这样做既容易又安全。所以,在用行政手段鼓励创新的时候,反而强化了制约创新的利益机制,异化了创新。在行政主导的创新活动中,总会有一些重点人物或单位,以资历和荣誉为资本,机会多得难以消受,无暇创新,乃至丧失了创新的动力。大凡与行政靠得越近的职业,这种现象越普遍,比如,在教育、卫生、文化等领域中,个人创新机会应该很多,但饭碗很稳,利益激励的导向不清晰,创新活力反而不足。比如,国企或与行政关系密切的企业,靠技术创新往往不如靠政策或人脉更容易获得资源和资金。

  创新需要的利益机制,其实就是很通俗劳动与收入关系。原则上,任何个人和单位,要想得到知识和技术,就要自己付出代价,要么自己出力研发,要么自己出钱购买,没有可以无偿的得到的援助和救济。在知识经济时代,要靠科技创新驱动经济发展,就必须要使知识成为产权,必须使产权成为现实的权能,就必须使创新者得到权益。从政府来说,要集中精力做好财政应该投入的公益的、全民的需要的研发,并管好自己的知识产权。市场有需求的科技成果,政府尽量不要直接投资研发,甚至不必评价或规划,严格控制或大量精简财政支付的研发项目。同时,要正确对待市场和社会的作用,使市场和社会的主体具有独立和平等的地位,使它们在相互需求的关系中,自主参与劳动、知识、技术、管理和资本的竞争,形成风险与回报、利益与成果、能力与机会对应的机制。在培育创新活力中,市场和社会是有内生机制的,很多方面政府可以无为而治,乐观其成的。政府可以搭建科技创新的平台,但前提是企业、组织乃至个人必须是自主自为,非常清晰地履行独立的法定权利和责任。而这正是我们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差距所在。我们在学习外国政府创新政策之前,必须改革公共政策,促进各种个体的自主自为,千万不要以为弄一些公共平台或若干优惠政策,就能激励大家创新。

  不可否认,对政府来说,最难对付的是自己亲生的企事业单位,既要生又要管,既不能放弃又不能白养,怎么协调政府的财权与事权,怎么让它们在市场和社会中的健康发展,并且不影响其它同行的发展,这是深化改革中的难点。从方向上说,应该以法人治理结构、公共服务采购、促进其自主自为的思路,加快推进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改革。这类单位如果增强了创新发展的动力,对市场和社会至关重要。